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黎明莅临 > 2、蛇蛰之镜
  林奕洋呆若木鸡。

  这就开始了吗?

  关乎生死的游戏啊!

  轰轰轰!

  窗外的海面很平静,在他心中却如同雷电和暴雨呼啸交鸣。

  默默消化着这里的一切,身旁两人一样也同他一样,有些懵然。

  “至少,我现在应该算是好运的?”

  林奕洋看看金发少女,又看看秃顶中年男,暗自庆幸。

  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能打得过自己。更不像是一般的死刑犯。

  一般来说,突然来到一艘满是死囚的航船上,剧情不应该照这种发展么:

  要么碰到港片里的肥仔,招呼着小弟对新来的人进行惨无人道的压榨;要么碰到美影里满身肌肉的光头gay佬,把他这种颜值在线的小白脸堵在墙角扒裤子;要么碰到一群恐怖分子高举火箭筒,在船头大吼fa'ya'lao'hong......

  所幸的是,这三者他都没碰到。

  看着他们这个弱襟襟的组合,林奕洋到现在仍旧很怀疑他们到底犯什么错了。

  不过弱也有弱的好处,至少自己不太用担心来自队友的背刺,不是吗?

  “走吧。”楚泠墨微然一喟说。“只能照那个家伙说的,去搜寻这里的线索。”

  她又顿了顿,“在找回记忆前,我们暂时可以作为同盟,没错吧?”

  “嗯。”林奕洋点点头,表示赞同。

  少女向前走去,林奕洋跟在身后,又拧了一下还在发颤懵逼的中年大叔胳膊,“走了!”

  说来奇怪,为什么他会对这样的环境感到自然而然的沉静和适应,难道先前真有什么不得了的身份吗?林奕洋奇怪。

  “不过这样实在是太好了!这个世界实在太枯燥了,越乱越好玩嘛!”

  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心中跃然而出这样一个念头,他顿时又吓了自己一跳。

  哎呀呀,自己不会真的是什么变态狂魔吧?林奕洋心里惊怪。

  三人静静走在长廊上,尽量放轻了步子,“敌”暗我明,这种道理都懂。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喜欢藏匿黑暗,自己做黑暗中的人,却又讨厌他人藏匿黑暗。

  两侧没有别的门,这一层似乎只有他们三人,这很奇怪,也再度验证了这艘船的不同寻常。

  走到中厅,是一个拱形的楼层空间,冷冷的月光洒进来,桌上摆着一些器物。

  楚泠墨眼神一厉,走上前去,捻起一把半尺长的金属折刀。

  林奕洋心中下意识地“咯噔”一下,她要干嘛?

  难道是在得知系统机制之后凶心迸发,出尔反尔?

  少女回首,朝向近在咫尺的他,匕首直挥过来。

  不妙!

  林奕洋来不及后退,顿时起了一身寒颤。

  吾命休矣!

  可紧接着,折刀顿在空中,然后折转了一个角度,又朝另一边挥挥。

  “不错,很合手!”

  楚泠墨狡黠笑道。

  林奕洋心里吁出一口气。

  看样子,是个记仇的腹黑混血妞,还记着先前自己笑她的那几句话呢。

  但是被她这么一捉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已经体验过一回,林奕洋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原来生死关头,倒也就那么一回事啊。

  不过,她真的紧紧只是捉弄而已吗?

  暴露了自己随时袭击的潜在可能,让林奕洋或多或少提起警觉,这些没必要的举动,真的只是因为小女孩无意识地怄气么?

  不如说,其实是试探自己才对吧?

  林奕洋在黑暗中泯然一笑。

  可惜,这点是无法隐藏的。少女已经试探到他的身手一般,但与之相对的,也暴露了自己熟于用刀的事实代价。

  林奕洋的脑海在高速运转。

  为什么自己能想到这么多?为什么少女在接触刀的一瞬间就有了假以捉弄的理由来掩盖试探的真实意图?

  只有一种解释,他们两个像极了“混迹江湖”的“惯犯”。虽然失去记忆,但是行为经验早就老熟于心。

  林奕洋也在桌上选择了一把防身匕首,随意试了试,远没有楚泠墨那种手到擒来,反而差点伤了自己。

  他捂脸。看来自己是真的不会,这下强弱地位转变了。

  别灰心,或许还有枪呢?自己也许会用枪呢?

  拜托老天,在这样危险的地带,总得给他一点特殊的技能吧?

  总之,这次的“交手”后,楚泠墨眉开眼顺,林奕洋闷闷不乐。

  那个一头秃发的男子也惊骇骇地拿起一把刀,林奕洋突然想起在原来的世界里有种说法是头越秃越强。叫什么来着?反正忘了,不管了。

  继续往前走,楼道口的灯亮了起来。

  这是触发什么线索了吗?林奕洋心里一振,加快脚步。

  尽头处的某样东西微微泛着冷光。

  【蛇蛰之镜】

  【暗含着某些落在暗处的灵映】

  “o'my'ga,这是谁?怎么能这么帅!”

  “天呐,看这五官,看这脸型,简直不要太过于完美!这真的是来自地球的人吗?”

  望着镜子里的人影,林奕洋竭尽夸张的口吻说。

  “得了吧。”楚泠墨“噗嗤”一笑,抱起双手。“你不可能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刚醒来的房间里就有床头镜。本以为你颜值还不错,没想到是用智商换来的。”

  不料就在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互怼时,身后的秃头男却突然变得惊恐。

  “你,你,你......你怎么......”

  他一手哆哆嗦嗦地指着林奕洋,又指指镜面,颤栗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林奕洋奇怪地问。

  楚泠墨也同时好奇地看向秃头男。

  “你们没看到吗......镜子里?”

  “镜子里是我啊。”林奕洋纳闷不解,自己长得有那么吓人吗?难道帅也能杀人?

  “是你,但,但又不是......”

  “少哆嗦,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少女不耐烦地走近秃头男,手里的刀习惯性地转了转。

  秃头男终于忍不住哭号大喊起来。

  “镜子里是他!他死了!身体倒在血泊中,头断掉!被一把长刀捅破到后脑勺并挑起!周围还有一个满是血迹的人!真的会死!我们都会死得这么惨!”

  空气中一片沉滞。

  只剩秃头男的惊叫声还在久久回荡。

  我?

  他说的我?

  镜子中的我?

  而我,死了?

  有那么几秒,林奕洋脑海中一片空白。

  等等,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这不可能......

  心跳如狂风骤雨,鼓点般弹奏忐忑起来。

  “你也看到了吧?”林奕洋求助似地望向少女,“那不存在。”

  楚泠墨点点头,“我看到的是正常画面。理论上说,那确实不应该。可这里诡异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她又问秃头男,“你确定吗?”

  秃头男小心翼翼地松开捂着双眼的手,朝镜面上窥探了一眼,又惊恐大叫:“是真的!到现在还在!确定,我真的万分确定!他的头没了!”

  林奕洋不由地心烦意乱。被一个人指名道姓地死亡,这真不好受!

  他挪开身位,一把将楚泠墨拽到镜子前,“你再看看?”

  意识到自己行为粗鲁,林奕洋赶忙松开了手,道歉说:“对不起!”

  楚泠墨拍拍胳膊,摇摇头示意不打紧。站定身形,又问秃头男:“况且这也是我想知道的,现在你还能看到什么吗?”

  秃头男重新看了遍镜子,这才缓和,摇摇头。“一切正常,没什么了。”

  楚泠墨略微同情地看了林奕洋一眼。

  “别人都没有,为什么我?这太倒霉了。”

  林奕洋抱怨地喃喃,捂额沉思。

  “嗯......”

  深呼一口气,努力使心情沉静下来。

  他很快就想到一点。

  “奇怪,你说刚才还看到一个沾满血色的人,那么那个人是谁呢?”

  “那个人......凶手?”

  秃头男也意识到了,一时间吓。

  “血迹太浓,我当时只顾害怕,没有看清。”

  林奕洋又重新站回镜子前,激动道,“那么现在,你再仔细看看?”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至少,要把这个近在眼前的线索拿下来。攸关生死大事,他可马虎不得。

  秃头男细思观摩,一边慢吞吞地说:“还是不大行,只有一只手,拿刀挑着脑袋,处在镜面边缘。”

  “那只手长什么样子?”林奕洋又问。

  那只手......奇怪,怎么有点眼熟呢?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那种,真的好精致啊!

  “仔细想想看。”

  楚泠墨也很好奇,这么说着,用手拍了拍秃头男光秃秃的脑袋。

  当她将手挥下的时候,一霎间,秃头男的灵感如同决堤洪水般喷涌而出,猛地有了着落。

  但是这一下,秃头男却如鬼厉戳面,满身恶寒。

  “别别别,别过来!”他身体骇然朝后退去。

  “有在害怕什么?看清楚没有?”楚泠墨莫名地问。

  秃头男惊颤不已地抖着舌头。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因为那个人,赫然就在面前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