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黎明莅临 > 6、处刑
  “这么狠?”林奕洋心里不由惊叹。

  “死?”

  壮汉满眼不屑,接而嚣张大吼:“老子现在无敌了,你想让老子怎么死?来啊,来杀我啊!别在暗中躲躲藏藏的,出来单挑,老子打爆你的狗头!”

  “真是个蠢货。”林奕洋鄙夷地想。“不想想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是谁给的。无论是什么人,既然有本事把我们弄到这里,造就现在这幅局面,要杀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壮汉喊到第三嗓的时候,突然声线一颤,一只脚向下陷去,低下的地板一瞬张开,露出的窑洞里布满了锐利的尖刺,刹那间,穿透他的脚板。

  “吼!”

  壮汉猛地一吼,稳住身型,脚上渗出密密麻麻的增生组织,将伤口包裹,同时重新恢复的血肉凝结于尖刺上,将他牢牢固定。

  “哈哈哈。”

  “就这?”

  “你们杀不死我,再来些更爽快的!”

  壮汉强忍住疼痛猖狂大笑。

  “有些厉害啊!要是普通人遭受这种打击,即便不伤也会疼晕过去。他的疼觉感官是也削弱了吗?”

  林奕洋从门后探出头来,脑袋叠在楚泠墨的上边,惊叹。

  “咦?等等,这是什么?”

  趴着的门垣突然动荡起来。

  不只是门垣,两边的过道整个墙壁都在不缓不慢地收缩,朝着中心合拢,犹如铁轱辘一样直直碾压向中间的壮汉!

  壮汉单脚被固定,自知不能逃脱,于是张开双膀,高举粗臂,骨骼一振,双目一眦,两只巨掌猛地拍在两边。

  “嗬—吼—”

  伴随着一阵咆哮呼号着略过走廊,房间内一阵颤抖,过道停止住动静。双壁正好被壮汉结结实实地撑住,林奕洋看见他的青筋极其清晰地一根根暴露,几乎就要从皮肉里鞭打出来。

  “这巨人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吗?”林奕洋感慨,恐怖如斯!

  “就这?”

  “就这?”

  “就这?”

  壮汉狂啸不止,用尽最后的力气呼喊:

  “来啊,杀了我啊!你们这些只会多在背后的孬种!”

  “反正,我们只是被你们玩弄的猎物,即便不主动反抗,迟早也会死的对吧?”

  紧接着,一把斧头从厅顶的机关里伸了出,下移到和壮汉胸膛齐平的位置,在电子锁链带动下飞快地朝他横向切来!

  失去了腿脚,也失去了双臂,他还能怎么躲?

  壮汉知道,也许今天自己必死,但即便是死,不到最后一刻也坚决不放弃坚持。

  关键时刻,他目色一厉,躬紧脖颈,弯曲身型,像一个躬背大猩猩一样,猛地张开大口迎着锋刃咬去。

  咔!

  利斧卡在壮汉的上下牙齿之间。

  献血从嘴巴里溢了出来,他的唇角几乎被撕裂到耳根,被巨斧卡住位置不能愈合,鲜血一撮撮地坠到地板上,显得恐怖无比。

  壮汉眼中抹过不屑,要不是嘴巴无法说话,他还想再吼。

  然而这还不止。

  机械利斧的外延像锯条一样开始高速锯动,削碎着他的牙。糜烂的碎屑从口中飞溅。

  那酸爽!只有得过牙疼病的人才知道!堪比电钻刺心。

  这还不算完,下一秒,朝向口腔内部的壁刃小洞里猛地喷射出火焰!直达他的心肺!

  废掉了腿也废掉了手,攻不破他无限愈合的外部堡垒,那就从内部整个剥开!

  这才是“处决”的最后一环!

  吼吼吼吼吼!

  壮汉在心里癫狂咆哮。

  无法抵御的高温穿透五脏六腑,让整个感官和理智都崩坏掉,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如同在被绞杀!

  这感觉,这痛楚,极致颠覆!

  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终于,抵不住这种摧枯拉朽的煎熬,壮汉的牙口微微松懈。

  刹那间,利斧从他的口腔中切分而过。

  唰!

  只剩上半边的头颅被勾着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眼神绝望地摔在地上。

  壮汉连接着下颚的脖子口徐徐冒出黑烟,他已经被烤烂了!

  然后没了头的身子晃了晃,栽倒在地。增生组织失去营养寄宿,层层从躯干剥落,露出他千疮百孔的原本身体。

  这一幕太过于惨烈,让躲在后面的林奕洋和楚泠墨都不由地捂住了口,胃馕之中剧烈翻滚。

  “居然会这样......我们身边到处都是机关......”林奕洋傻眼了。

  他本来也在想如果没能完成任务怎么办,和系统玩捉迷藏吗?这一幕使他彻底放弃侥幸!

  还是好好把心思放在游戏规则内去做吧。

  过道里一片安宁,机关走廊恢复原本模样,好像和刚才发生的刺激一幕只是幻觉。

  只留下壮汉惨不忍睹的尸体,静静散发着腥臭的鲜血味。

  “叮,处决已完毕。”

  “场上剩余22位玩家,游戏继续。”

  这个时候,林奕洋发现,“瞳匙”中果然有两张牌翻了开。

  “是那两个人没错了。”

  他又去打量这两张牌的信息。

  一张牌上写着:

  【身份:暴徒】

  【期望条件:结局之前,找到并除去赋予自己异变能力的那位玩家。】

  【限制指令:不能在触发能力的同时杀死其他“人”。】

  【特殊能力:身体异化,治愈、战斗能力增强。临死时会被动触发;揭开身份牌后可主动掌控。】

  一张牌上写着:

  【身份:测算师】

  【期望条件:活到结局。】

  【特殊能力:在特定机关下可预见任一玩家结局,一段时限内只可对同一名目标发动。】

  动乱结束,走廊里的灯又熄灭下去,恢复到原先一样的黑暗,空气久窒沉寂。

  “没想到还真被你猜中了,这里的行为是要受到系统限制的。也对,要不然那个“暴徒”一身蛮力,要是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攻击,对于我们也太不公平。”楚泠墨释然,率先打破沉默。

  看着林奕洋满面愁容,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喜悦,楚泠墨不由问:“你怎么了?”

  “你现在还打算跟着一个必死的人吗?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林奕洋朝她苦笑。

  “你是说那个预言?”

  “预言是真的。”

  “喂!怎么能那个样子,我们这也算有过生死之交的人了吧?我像是那么自私胆怯的人吗?况且,坚持到最后不是你说的吗?”楚泠墨生气道。

  “是啊,可是......”林奕洋颓然地坐在地上,将脸埋在双腿间,有些萎声。“明知被宣判死亡的结局,我真的还能有拼命的动力吗?到最后还是......”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根本不愿意说出那个字,更何况还是画面上描述的那么残酷的场景。

  无论在心中怎样给自己打气,未免就是瘆得慌。

  这个时候,急需外界的安慰和认可。

  “不必那么沮丧。”少女拍拍他的肩,在他身旁蹲下,说了:“知道薛定谔的猫吗?未来是可以更改的。也许在你看到结果的那一刻,原本的未来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尽管这么说,可也只能听天由命。”林奕洋还是闷闷不乐。

  “还有一个办法!”楚泠墨思考片刻,又畅快道:“所谓的外祖母悖论,只要在那之前干掉杀死你的那个人,镜子中的画面就不可能再发生!这下属于主动掌控命运了吧?总有努力的方向和理由了吧?”

  “这倒是个好办法!”林奕洋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可惜,那只手是谁的呢?他到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

  “别急,想想那些在你身边对你有恶意的人不是么?总能找得出来,然后杀了他!”

  一边闲聊着,两人一边往前。

  谁都不愿离开彼此,是因为在这样的恐怖的一艘邮轮中,仅有的精神寄托和慰藉。

  早有实验证明,在极度紧张的氛围下,如果找不到宣泄的路径和吐露的同伴,又或是不能通过闲聊转移注意,一个人发疯的几率将远比两个人大!

  更别提行动的效率和意志。

  来到黑暗的咖啡大厅,和少女各点了一杯自动咖啡,略做休息。

  “为什么一定要按系统说得做,我们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楚泠墨突然愤懑地说。

  林奕洋吓了一跳。

  “嘘—小姐姐啊,小声一点!您是没看到吗?那家伙被压成肉酱了......反着来的话,连他那个样子都不行!”

  “也许可以找找它的漏洞......否则的话,真就对它言听计从,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工具吗?它要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让你死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那它要是让你杀了我呢?”

  楚泠墨越说越气,极度不满的情绪溢于言表。

  “万一让你我自相残杀,你会怎么办?我是说万一,万一呢?”

  好家伙,这下直接把送命题搬了出来,林奕洋愁苦了脸。

  这就不亚于问我和丈母娘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哪个......当然他俩的关系还没到那种地步。

  “俺是老实人,你这种渣女必备型量贩级问题实在太讳莫如深,恕我回答不了......”林奕洋一个劲地插科打诨。

  “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还真就死咬着不放了呗。

  刚刚上一秒需要安慰都不还是他吗?女人果然是个死缠烂打且不讲道理的物种。

  不过这句话,还是在林奕洋心中起到了不小的反响。

  “反正,我们只是被你们玩弄的猎物,即便不主动反抗,迟早也会死的对吧?”

  透过观景玻璃望海面上星光高悬的夜空,壮汉临死前的那句话,反复回荡在林奕洋心里。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他深深叹息。

  就在这时,灯光又从二楼某处冒了出来。

  林奕洋“蹭”一下站起来,手中茶杯“咔”地丢下,两眼冒光。简直是天随人愿啊,这种时候打岔,不是明摆着也看不惯这个女人的胡作非为吗?

  “这是又触发线索了?”

  “快去!”

  前一句话早已被忘得一干二净,楚泠墨跟着林奕洋迅速跑上二楼,房门虚掩着,似乎欢迎着来者的造访。

  而某个沙哑陈旧的男声,夹杂着含混不清的电子脉冲,正从台灯下的听筒里不缓不慢地传来。

  “嗯,小姐,大鱼已经在上钩了。凭你多年模特的经验,搞定他肯定不在话下吧?对了,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杀掉的时候最好不要把他的身体过度摧残,那将是一件对我们研究很有价值的样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