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发大西北从种子开始 > 第283章 刚果(金)的农业
刚果(金)或者说非洲的土地面积巨大,土地价格低廉,劳动力资源丰富,工人工资相对较低,而粮食价格却较高。

如果有一套成功的种植模式,对于企业的商业性开发,是非常有利的。

在这个方面,嘉禾无疑具备了天然优势。

郭阳从出国前计划好了要如何使用自然能量,非洲这边也是一个重要的点。

他手中的这份考察报告,是余洪海等人花了四个月时间整理出来的。

考察方向也来源于郭阳当初在京城的指示。

四个月前,郭阳曾和刚果农业部部长弗朗索瓦·恩赞加见过面,两人聊得还可以。

同时参考了农业部的资料。

才最终确定了棕榈油、粮食、农业综合开发三個方向,且最终都聚集在中西部区域。

远离大湖区等容易发生动乱的东部、南部矿业区。

不过在这份报告中,郭阳看到,除了赤道省和东方省,余洪海还推荐了东南部的加丹加省,就在大湖区的边缘。

郭阳看向余洪海,开口问道:“在加丹加省发展油棕种植园有什么讲究?”

余洪海沉吟道:“加丹加省北部气候条件上和赤道省差不多,适合油棕树种植,但加丹加省靠近矿业区,在跨国物流运输上有着巨大优势,以后嘉禾的产品想回国,就可以借助矿业通道。”

余洪海拿来了一张非洲地图,“在刚果(金),最适合发展农业的是赤道省和东方省,但这两地道路桥梁码头毁坏的厉害,刚果河也河流湍急,中部有100多公里受到瀑布的影响,运输成本极高。

而且在这两个地区缺乏仓储设施,在当地高温天气下,农作物很容易变质。所以,这两省长期规划的也是油棕种植园。”

郭阳盯着地图看了片刻,这两省在赤道附近,河网密布,确实适合发展农业,但问题也很现实。

加丹加省呢?

也在赤道附近

但地形更多是高原。

“加丹加省也深居内陆啊?”

“加丹加省的省份卢本巴希是刚果(金)的矿业中心,也是第二大城市,靠近湖区,这里和周边国家都聚集了来自全世界的矿业公司,消费能力也并不差。”

余洪海顿了顿,又说道:“同时,这里的铁路长期有人维护,国内进口的钴矿等矿产也是从这里出发,一条往东从莫桑比克的马普托上船,但更多的还是一路向南穿越南部非洲,从开普敦上船回国。”

“从国际运输上看加丹加省确实要更为的便利。”

郭阳从林部的口中已经知道,国内援助刚果(金)初步定下的调子就是基础设施换矿产资源。

中铁、中建、中水电、路桥、葛洲坝等大型央国企,以及五矿、华友钴业、紫金矿业、洛阳钼业等已相继来刚投资。

基建投资集中于首都金沙萨和刚果河下游的马塔迪,加丹加省和南北基伍省则聚集了众多的矿业公司。

赤道和东方两个适宜发展农业的省份,获得的援助极少。

嘉禾要想在这里突围,只能作为长远突围。

郭阳想到一个问题,“卡比拉政府能完全控制加丹加的土地吗?”

余洪海愣了愣,说道:“那边更多是副总统本巴的军队控制范围,东部山区里也有反对武装分子,不过各国的维和部队也主要集中在那边,安全上没问题。”

“事实上,赤道省和东方省的土地也主要控制在部落酋长的手上,但我和赤道省的高官见过面,他就是当地部落大酋长,土地上问题不大。”

郭阳想起考察报告上的一个数字,“10万公顷?”

余洪海说道:“对,达成了10万公顷油棕种植园的意向,而且直接先给了我们100公顷土地。”

“那可以先用来建苗圃。”

“对,是这样计划的。”

刚果(金)的土地很便宜,一亩地几十元就可以买下二三十年的使用权。

如果没有总结出来的土地纠纷、交通、农产品进口不设限、法律等四个问题。

嘉禾在这里的发展,将不会受到任何的困扰。

困难明确了,那就只需要提前规避,规避不了就再解决困难。

这是郭阳和余洪海讨论的基调,撤退是不可能的。

而最终的发展规划,郭阳也拍板定了下来。

和国家队一样,嘉禾也将先围绕首都金沙萨,种植玉米、木薯、水稻等短期见效的农作物发展当地经济。

同时在下刚果省地区发展果树和油棕种植园。

长期则是在赤道省、加丹加省发展油棕种植、加工为重点的经营项目。

目标是在刚果(金)开发种植油棕树100万公顷以上。

棕榈油是全球生产量和贸易量最大的植物油品。

华夏食用油的自给率约为30%,其中棕榈油全部依赖进口,占国内食用油消费总量的20%。

通常来说,一公顷油棕种植园可以生产5吨棕油,而90%的棕油是可以转化为生物柴油。

郭阳还可以利用种子商店培育具备竞争力的品种。

从经营逻辑上看没问题。

这是主线的规划。

如果目标再宏大点,完全可以将刚果(金)改造为非洲粮仓,以其8000多万公顷可耕地,是有潜力养活整个非洲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有点远,一点一点来吧。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次重点,农机、肥料、牧草、畜牧……

以及修一些连接粮食产区和消费区的公路和渡口,方便农作物的生产和销售。

方案敲定。

余洪海立即安排人开始整理文件。

郭阳则是一边等待着国内派出的访问团,由领导人、企业、专家团队共同组成。

与其单独去和刚果(金)政府沟通,肯定是以国家援助名义参与到农业项目中去,更为有保障一些。

而在等待的过程中,郭阳也没闲下来。

和国内的通信一直保持着,视频会议还没搞定,但发邮件,以及每天打电话是必须的。

金沙萨和国内有7个小时时差,但无论是郭阳,还是国内的管理层,都没考虑这些。

急事就直接联系。

目前为止,各项业务都还挺顺利,河西乳业和开心农场更是迎来了一波快速上涨。

嘉禾粮油计划有偿援助的粮食也在来的路上,顺便还运来了第一批农用机具。

这是嘉禾第一次进行跨洋粮食贸易,在国际粮价不断飙升的时期,这将为嘉禾探索出合适的贸易通道。

这一天,郭阳难得的闲了下来,就想着去湖北大地公司看看。

两边的距离也就几十公里。

叫上罗修和余洪海,同时还带上了大炮和野兔两位退伍军人,开上越野车就一路出发。

这两三天没少下雨,但郭阳见识到了什么叫粉砂性土壤,透水不是一般的快。

雨后半个小时,只要没有水坑,汽车就可以畅行无阻。

难怪会有热带无强国的说法。

就这种热带雨林气候环境,简直就是农业文明发展的噩梦。

汽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在土路上,郭阳也观察着沿途的乡村风景。

地里大多是木薯和玉米。

木薯郭阳没评判的标准,但玉米种植真的是惨不忍睹,亩产一两百斤是常态,有三四百斤的就算是精耕细作了。

唯一的优点是进步空间很大,以现在的国际援助程度,亩产到2024年,估计也能有三四百斤。

穷也是真的穷。

房子以茅草屋为主,在房前屋后时常能看到香蕉和油棕树,有的还养着鸡、鸭。

光着上半身的黑人小孩坐在门前,盯着路过的汽车。

偶尔看到忙碌的农民,也多是拿着刀和镢头,犁、耙、耧等农具和牛、马等牲畜完全见不到。

土壤先天性不足,工具落后,导致大片大片的土地都是荒芜着的。

要耕种了,就去烧一把火,郭阳不禁感叹道:“还真是刀耕火种啊!”

罗修也是第一次出国,说道:“太穷了,比起来,国内可真是幸福太多了。”

“压根就没得比。”已经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的余洪海说道。“但这些农民还是没有什么攻击性的。”

“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

郭阳看着这些茅草房,沉默不语,其实这种房子在国内也还是有的,往后倒退十年,更是十分常见。

只是国家发展得太快了。

而刚果(金)一直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

郭阳也没提这茬,看着不时向后掠过的油棕树,说道:“等会儿找个有油棕树的院子停一下,树要高大的那种。”

“好,没问题。”

许多村子房前屋后附近都种植有油棕树,在房前屋后的,因卫生需要,也把树下打扫得十分干净,

但却没见到有管理措施的痕迹。

过了好一会儿,郭阳才看到两三棵与众不同的油棕树,高大挺拔,树干粗壮,枝叶繁茂,关键还挂了不少果。

门前坐着个黑人小孩在玩耍。

郭阳提醒道:“就停那儿吧!带吃的没?”

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迅速引起了几个黑人妇女和小孩的注意。

“带了糖。”

郭阳讶异的看了眼身材壮实的大炮,“给我吧。”

拿了糖,郭阳走下车,来到这家人的茅草屋前,将糖给了小孩,然后又用手指了指旁边油棕树上的果子。

语言不通,这时才想起没带翻译,刚果(金)是法语国家,更是有多种部落语言。

两边只能一阵比划,很快,黑人小孩就大概弄懂了郭阳的意思。

然后……

转身跑了。

不一会儿,又回来个成年男子。

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郭阳一个词也没听明白,只得来得油棕树下指了指果串。

男子还在怪叫。

郭阳试探着拿出一张兑换好的刚果法郎。

黑人男子这才笑了起来。

郭阳也跟着比划示意,“帮我把果实弄下来,钱就可以给你。”

黑人点头。

郭阳几人来到树下,同样打扫得挺干净,树上也有割去叶片和采收果实的痕迹,看得出来是有管理过的。

唯独树很高。

当郭阳还在疑惑要怎么采收油棕果时,只见黑人挪了挪斜放在油棕树旁的一根竹竿,竹竿上保留着节疤,这瘦瘦的黑人就带着刀沿着竹竿往上爬。

郭阳呆住了。

这油棕果是这么采的?

郭阳从余洪海的考察报告上了解过,通常来说,一户家庭每2个月左右就需要采果一次。

但这边的果子产量、质量以及加工水平都不行,无法满足现代食品安全要求。

油棕种植生产基本上处于自生自灭状态。

一路走来,只有这户黑人家里的油棕树还能看得上眼,只是没想到采收的手艺也这么特别。

没一会儿,一大串暗红色的果实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已经是成熟的模样。

重量也不轻。

这黑哥们还挺实在的。

郭阳说道:“这油棕果看着还不错,这家人是有管理过的。”

“是不错。”余洪海也试着将果串抱了起来,汗水已经打湿了脸庞,“确实挺难得。”

几人抱起来油棕果的举动,顿时让黑哥们急的在竹竿上叽里呱啦的吼了起来。

两个黑人小孩和妇女也围了过来,村子里听见动静,也有人跑出来观察。

郭阳反应过来,从袋里摸出钞票向竹竿上的男子示意。

气氛才轻松下来。

等廋得像猴子似的黑人下来后,郭阳先将钱交到了他手上,一边比手势,嘴里也在念叨着,“good,good!”

黑人男子仿佛听懂了,一个劲的笑。

郭阳感觉这黑哥们挺憨厚的,还有些油棕种植管理的意识,虽然也不咋地,但在一众听天由命的群体中,已经足够鹤立鸡群了。

顿时起了招揽的心思。

不过语言不通,只能先记下这个位置,等回头让余洪海带翻译来。

走之前,郭阳又给几个新来的黑人小孩一人两块糖,博取了一阵善意。

随后便拿着油棕果上车走了。

这次拿的油棕果壳很厚,郭阳回忆了下这两天看的资料,应该是本地厚壳种了。

除了厚壳种,刚果(金)还有早期商业种植带来的薄壳种,以及雨林里的野生种。

郭阳此次育种的目标也是薄壳种,不过本地种和野生种的优质特性也都是可以融合进去的。

种子总是不嫌多的。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在余洪海的指引下,终于到了湖北大地公司的驻地。

这应该是郭阳这几天看到的最好的农场,从种植到各种牲畜养殖,应有尽有,仿佛世外桃源一般。

不过依然是技术型援助,培育良种,传授水稻、玉米、蔬菜、蘑菇等栽培技术。

具备盈利能力的业务也有,比如在一些区域开展的养猪和养鸡。

郭阳到猪场参观时,正好看到了杀猪的一幕。

大地公司负责人许众开口说道:“郭老板,今儿就在我们农场喝两杯,杀过年猪,也算是过小年了。”

郭阳愣了愣神。

来了有一段时间,好像确实也要过年了,有几年没见着杀过年猪的场景,没想到在刚果(金)见着了。

郭阳说道:“好,今天那就蹭一顿许总的杀猪宴!”

余洪海笑道:“许总,上次我们可是说好了,过年要卖一头肥猪给我们。”

“卖?”许众做出个被小瞧了的表情:“今天看郭老板的面子上,你看上哪头,就直接拉走。”

“这我们也没人会杀猪啊!”余洪海笑眯了眼,“干脆你给我们一起杀了,我拿肉走就行。”

“你这算盘可真敞亮!”许众笑了笑,说道:“过两天我们还会杀猪,到时候你来拿。”

“那感情好。”

“不过可说好了,我们现在抽水泵、拖拉机的什么都没有,嘉禾可得给我们搞几套来。”

刚果(金)的粮食都能卖这么贵,干净卫生的猪肉更是能卖出天价。

许众能这么痛快送嘉禾肥猪,自然也是因为嘉禾能带来帮助。

郭阳去当年国家援助的机修车间看了,配件仓库中堆满了因战乱而摧毁的拖拉机、汽车等机械。

全都缺胳膊少腿,根本无法再使用了。

嘉禾来非洲投资,自然是早就着手从国内招专家、引种子、运机械,甚至连相关的加工设备都作了精心准备。

而除了这些,

嘉禾还相继从旱作中心,大地公司购买了一批良种、亲本种子。

旱作中心培育的玉米种子,亩产能达到1000斤,但甘健亲口承认用了大量化肥等土壤改良措施,不具备普适性。

但大地公司的湖北6号,却是正儿八经的良种,在刚果的推广面积达到了6万亩,连联合国粮农组织每年都要向其订购30吨种子。

在水稻育种这块,国内一直是全球第一,无论去到世界哪个角落,都能做出成绩。

嘉禾的种子完成扩繁之前,前期的粮食种植也会以湖北6号为主。

在大地公司农场的水稻田里,郭阳见到了独特的一幕,几个黑哥们站在田埂上,拿着水管给水稻浇水?

“入乡随俗,入乡随俗,粉砂性土壤,不保水。”许众哂笑道:“等到了扬花期,一天从早到晚都得浇水。”

郭阳疑惑的问道:“扬花期浇水,不得减产……甚至绝产吗?”

许众说道:“总比颗粒无收强啊,而且湖北6号育种的时候就做了这方面的考虑。”

“真的,许总,你们是这个。”郭阳比了个大拇指。

“惭愧啊!十倍的努力,换来了一倍的收获。”

许众摇了摇头,说道:“真要种水稻,还得是尼日利亚、马达加斯加、坦桑尼亚这些国家。”

“不过嘉禾的主体业务是果树和棕榈油,这倒是挺合适的方向,以后还要嘉禾多多关照啊。”

“是互帮互助,许总。”

农场的面积也有将近100公顷,等看完时,杀猪宴也做好了。

热气腾腾的炖猪肉,香脆可口的烤猪排,爽滑鲜美的猪血糕……美食琳琅满目。

在这异国他乡,郭阳只感觉每一道菜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让他止不住的大快朵颐,尽享盛宴之乐。

一顿饭,吃的是宾客尽欢。

天色已黑,虽说罗修恪守职责没有喝酒,几人今晚也不打算回去,就在这歇息一晚。

连着又等了两三天,郭阳也试着筛选了各种种子培育组合。

油棕树、芒果、香蕉、木瓜、菠萝……以及木薯、玉米、水稻等等。

作了很多尝试。

也有了一些倾向选择。

终于,国内派出的访问小组要抵达刚果了。

2月15日的这一天,郭阳和大使馆、总统卡比拉、农业部弗朗索瓦·恩赞加一起,在机场见到了来访的团队。

领头的居然是林部。

郭阳顿时就放下心来,嘉禾这不妥妥的关系户吗?

除了林部,还来了企业代表,中心能源、中垦、中水。

以及华夏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这也是嘉禾联系的油棕种植专家组。

在握手的时候,林部说道:“真没想到郭总会亲自跑这一趟啊!”

郭阳嘿嘿直笑,谄媚了一句:“这不跟随领导的步伐吗!”

寒暄了几句。

林部便跟着离去。

谈判也不是马上开始,这给了郭阳和访问组、椰子研究所沟通的时间。

国家队也是带着任务来的,除了给国际粮农组织的无偿援助,有偿援助的内容更多,也涉及到多个国家。

嘉禾也将搭载这班列车。

一间办公室里,

林部的秘书给郭阳说道:“林部的建议,嘉禾可以在周边的布隆迪、卢旺达、乌干达等国布局物流运输。”

郭阳了然,看来上层也是想把刚果(金)的资源运往国内的。

“合作方式上,林部让你自己拿主意,因为无论是直接投资,还是合作,都会承担很大的风险。”

这点郭阳已经想明白了,说道:“嗯,已经想好了,两种方式相结合。”

“行,那就没问题了。”

随即,郭阳又见了椰子研究所,但没聊几句,谈判就开始了。

郭阳作为嘉禾的代表出席。

由于国内局势走向稳定,卡比拉政府也开始重视农业,只是还是没改变重矿轻农的方向。

政府在农业方面的投入较少。

8000多万公顷可耕地,仅开发了600万公顷。

粮食产量长期在2000~2500万吨,这可是五千多万人口的国家,人口增长率更是高得可怕,。

刚果(金)早已无力负担这么多的人口。

所以,刚果(金)面对华夏以基建换矿产资源可能还会讨价还价。

但对于农业投资,尤其是粮食种植,卡比拉政府展示出了无比的热情。

对中垦、中心能源、嘉禾集团提出的条件,不管能不能实现都是一口答应。

中垦还好一点,有经验,承接的国家援助项目也不以营利为目的。

中心能源就略微有点找不着方向。

郭阳则老神在在的坐在下方,和政府谈判就为了拿到合法的土地手续。

但想取得土地,和部落酋长的沟通更为重要,灰色交易也是少不了的。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