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大奉以诗问道 > 第252章 小七已至十八芳华
小七心中此刻慌乱不已。
得知刘博归来,她便匆匆前来寻他。
今日对她而言意义非凡,因而希望自家公子陪伴左右。
未曾想踏入庭院,便撞见自家公子与众修士正注视着一位袒胸露肌的男子!
刘博瞧见小七震惊的模样,又瞥见身边众人的诡异装扮,意识到情况不妙,忙欲解释他们正在尝试一种新的修炼法门。
然而小七已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语塞,惊呼一声便夺门而出。
刘博顿时愣住,旋即对钜子言道:
"钜老,今日时辰已晚,此事便暂且至此吧。"
"明日再见,我们再一同探寻庄子之秘。"
话音刚落,他身形一闪,疾步追赶而去!
一定要阻止小七,否则此事一旦泄露,其名声将何存于世?
刘博身形如电,迅速离去,徒留庭院中众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尊者钜子率先回过神来,瞬息之间,他的目光便落在了刘博遗留之物上。
此刻,铁柱拿起衣物,预备穿戴整齐。
然而,在众多男修士灼热的目光注视之下,他总觉得颇感不适。
就在这一刻,背后传来一阵深沉的声音:
"铁柱,你为何要穿衣裳?"
"过来,伏下身来。"
铁柱扭头一看,只见钜子手握翠竹筒,另一手持着灵火,双目熠熠生辉地凝视着他。
其余长老们亦是眸泛绿光,紧紧盯着他的脊背。
刹那间,铁柱感到全身汗毛瞬间根根竖起,却无法抗拒命令。
此刻,刘博已在屋内擒住小七,正在焦急地解释:
"小七!我只是在进行修炼试验罢了。"
"所谓试验,便是尝试未曾涉猎的新领域!"
小七的脸愈发苍白,她疑惑地质问:
"什么试验?"
刘博察觉到气氛不对,连忙补充道:
"我是指,采用全新的方式,去做那些无人尝试过的修炼之事!"
小七此刻已几近泣不成声。
刘博顿时语气森然地道:
"你别误会,我不是喜欢男子,唯独对你这类女子情有独钟!"
听到此言,小七眼中闪过一道异彩,随即含羞答道:
"公子,天色已晚,我去为您打些灵泉以供沐浴吧。"
说着,便落落大方地离开了房间。
夜幕刚刚降临,便已备好了一只装满灵泉水的木质浴桶。
刘博惬意地躺入其中,享受着小七娴熟的按摩服务,并开口询问:
"嗯,小九呢?"
平日里,总是小七与小九两人共同伺候左右。
小七脸颊微红,低声回应:
"今日公子是小七单独伺候。"
刘博脸上掠过一丝笑意,随口说道:
"嗯?你们莫非是要将我当作贵礼相赠不成?"
小七耐心地解释道:
"公子,今ri正是小七的生辰,故而,小九特意让小七一人前来伺候您。"
刘博闻此言,不禁一愣:
"原来今日是你的生辰?"
心中暗自责备自己,小七小九陪伴自己长大成人,自己竟然从未留意过她们的生日。
此举确实过于粗心大意了。如今夜色已深,想要带她外出庆祝,已然来不及了。
"上次我归来之时,为何你不告诉我?"
刘博握住小七的手,不禁问道。
小七淡然一笑,回答道:
"嘻嘻,公子您事务繁忙,区区小七的生辰,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
话锋一转,小七又流露出一丝哀怨之意:
"只是,小七一直想告诉公子,小七今年已经十八了,已经是个待字闺中的大姑娘了。"
"庄子里的人都以为公子您看不上小七了。"
刘博微微一震,望着小七,脱口而出:
"十八!?"
"我记得你应该是十七才对吧?"
小七迷茫地回答:
"小九才是十七,而我比她年长一岁。"
刘博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道:
"十八岁正好啊!"
言罢,他从木桶中起身。
小七不由得惊呼出声:
"公子!您怎么出来了?"
文中所载...
“沿溪而行,迷失于路程之遥近。”
“忽然间步入一片桃源秘境,花香四溢,花瓣纷飞如雨。”
“此地之人言,此事不宜对外界提及。”
次日拂晓,刘博被一阵异动惊醒。
睁开眼,只见小七试图起身,然而未能如愿,反倒紧锁眉头。
刘博瞬间心领神会。
他朝屋外大声唤道,
“有人吗?”
应声而来的是满脸羞红的小九。
“公子,小九在此恭候,协助您打理清晨修行之事。”
“小七,小九也要一同侍奉公子,嘻嘻嘻...”
“想找罚不成!”
二人顿时嬉戏成一团。
即便是脸皮修炼得颇有厚度的刘博,此刻亦不由得脸颊微热,
“咳嗯,小七,你还是安心静养吧。”
“我今日有要事在身,待傍晚时分再来陪你。”

小七脸庞泛红地回应,
“遵命,公子。”
刘博整理完毕衣物之后,便走向门外。
一推门,映入眼帘的竟是福伯的身影。
“福伯,您怎会在...”
刘博话音未落,就瞧见自家院墙之外,冒出了一群笑闹不止的少年面孔,连大犬也在门前探头探脑。
天一与喜等人则一脸肃穆地守在院门口。
此时,福伯显现出经验老道的一面,从容说道:
“公子,请放心处理事务,此处就交给老奴了。”
刘博神色不变地点点头,领着喜等人步出庭院。
见大犬带领那帮懵懂无知的少年们喧闹离去,他不禁轻描淡写道:
“似乎很闲散嘛?”
“大犬,带领众人绕院疾奔十周,再蛙跳两圈,若未完成,今日休想用饭!”
大犬一听,顿时萎靡下去,拽着一群少年闹哄哄地离去了。
刘博随之来到白老所在的修炼居所。
甫一入门,便见到愁容满面,身披衣衫坐在门口的铁柱。
“铁柱,你怎么在这儿?”
铁柱闻声抬首,望见刘博,悲痛之情油然而生,泪水竟情难自禁地滑落下来。
刘博颇感惊讶。
虽与铁柱共处时间不长,但他深知此人乃铮铮硬汉,何以至此?
莫非...
刘博心头一紧,急切问道:
“铁柱,发生什么事了?快讲!”
听闻询问,铁柱终于无法抑制内心的委屈,放声痛哭道:
“公子啊!他们昨晚整整折腾了我一个通宵啊!”
“一夜未眠哪!”
说罢将衣衫一掀,露出背部布满了红肿印记。
“嘶——”
刘博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幸亏仔细查看之下发现竹筒吸附之力尚不足以造成严重伤害。
此时,秦老等人也随之走出,正欲向几位前辈解释如此行事恐致人伤残之际,却发现白老目光猩红,痴迷般地靠近过来,口中念叨着:
“公子,这火与竹筒为何能产生吸取之力呢?”
“为何其他材质却无此效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